2019最新蝌蚪网
您的位置 : 流年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灵异 > 死人经

更新时间:2019-08-20 09:48:08

死人经

死人经 洛带 著

连载中 李安邦,佚名 灵异恐怖

李安邦,佚名小说《死人经》是洛带著作的最新完结悬疑小说,扣人心弦的故事剧情讲述了:误喝坟头冥酒,与鬼拜了天地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之前胖子跟我说过,这个血婴还未完全成型,必须等吃了郭明明的三魂之后才算是真正的食肉婴。现在何老头他们对付这个血婴已经很吃力,如果?#20154;?#21507;了郭明明的魂魄,恐怕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得遭殃。

必须得阻止它!

心里想的明白,但我这时候已经被吓的手脚发软,怎么?#25165;?#19981;起来。

胖子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眼睛都红了,飞快从地?#21523;?#36215;来,冲上去就想抱住那个“郭明明”。

谁知他这一抱却抱了个空,双手直接从郭明明的魂魄中穿了过去。

魂魄本就是无根虚物,胖子又怎么可能抱的住?他一愣神,郭明明的魂魄往前再走几步,走到那排小棺材之前,跟血婴只有一墙之隔了。

就在这时候,血婴凄厉的叫了一声,身上爆出来一团黑雾,然后嘴巴猛的张出一个夸张的角度,向前?#25509;?#21147;的一咬。

只听见“咔嚓”的一声响,小棺材隔在空?#24515;?#29255;无形的屏障似乎被它一下子要开了,血婴“嘶嘶”的叫着,探出头来,张口就往郭明明的魂魄咬了下去。

“孽障!”

后面传来何老头惊天的怒吼,紧接着一道白光从空中向着血婴直劈了下来。

与此同时,胖子他爹也从地上站了起来,冲着我和胖子大喊,“一起动手,别让他咬了这魂魄,否则你那同学便救不回来了!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里的小木棺材狠狠朝那血婴的头上砸了下去。与此同时,胖子也冲了过去,手里不知从哪里寻摸了一根拖把,疯狂的往血婴身上砸。

他们全都动手了,我也不知?#26469;?#21738;儿来的勇气,一咬牙,也从地?#21523;?#20102;起来,冲着血婴跑了过去。

何老头,以及胖子父子同时动手,那血婴被一下子砸的跌落到?#35828;?#19978;,身上的黑水喷涌出来,在地上流了一滩。但这并不能阻止它,这血婴好像有无穷的气力,很快便又从地上弹起来,继续往郭明明的魂魄冲了过来。

后面的何老头见状,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支毛笔在空中凌空点画,与此同时,嘴里也高声念道,“太上之法受吾,碧血之心幻化……”

随着他最后一句念完,手中的木剑上凭空生出一团火焰,几乎是一瞬间,那木剑便?#35835;?#19979;来,那血婴“吱吱”的叫着,半边身子都燃烧了起来。

看得出来,何老头已经拼尽了全力,这一剑斩完,他整个人也瘫坐到?#35828;?#19978;,不再动弹。

只是那血婴的动作并未停下来,一边惨叫着,一边还坚定的往郭明明的魂魄挪去。

胖子父子见状,手里的东西也?#36824;?#33041;儿往血婴身上砸。这时候,我也冲到了胖子身旁,因为手里没东西,我一咬牙,捏着拳头就捶了过去。

谁知这一拳捶过去,那血婴的脚步陡然停了下来,紧接着,它发出一阵前所未有的惨叫声,被我拳头打中的左脸几乎是一瞬间便消融了大半,变成了一滩黑水往下流,还不等流到地上,就被它身上包裹着的火焰给烧成了虚无。

到此时,那血婴似乎终于怕了,冲向郭明明魂魄的脚步停了下来,抬起头来,仅剩下的一只?#24050;?#24616;毒的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,然后转身,从敞开的宿舍门冲了出去。

我抬眼往外面一看,校长这时候正在门外探着头往里面看,血婴猛的从他身边冲了过去,校长显然看见了它,一**又坐到?#35828;?#19978;。

血婴逃了,刚才的一番搏斗也让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费尽了力气,胖子父子跟何老头一样,都喘着气坐到?#35828;?#19978;。

谁?#35009;?#24320;口说话,只是胖子他爹眯着眼睛,?#34892;?#24778;疑的看着我。

我自己心里其实也?#34892;?#24778;奇,虽然刚才何老头那一下声势浩大,但我心里知道,这血婴毁了半边身子其实是被我一拳给打的。?#35009;?#26102;候我一拳有这么大的威力了?

我疑惑的低头,看见刚才打血婴那只手里,居然拿着红影子的那个玉环。

我这才想起来,之前在外面,准备救教导主任的时候,我把玉环从脖子上取了下来,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太快,我一直都把玉环捏在手里,刚才打血婴的时候,根本没注意到。

难道是因为这个玉环?

胖子他爹看了我一会儿便转过了头,回头问何老头说,“何叔,那血婴跑了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何老头坐在那里,喘了几口气之后,才用疲累的声音说道,“这食肉婴?#34892;?#37034;门儿,虽说还未完全成型,但威力却好似成型的食肉婴一般,?#35762;?#25105;费尽了所有力气,却也只能?#35828;?#23427;,还是没能把它留下。”

胖子他爹点?#35828;?#22836;,没在朝我看,显然他也认为是何老头?#35828;?#34880;婴,而不是我。

何老头又开口道,“咱们先休息一会儿,那血婴已被重创,回去的?#39134;?#24517;然残留阴气,晚些时候,咱们循着阴气,必然能找到它的藏身墓穴,到时镇压了它便是。”

作出决定之后,他便盘腿坐在地上,闭上眼睛不再说话,似乎是在恢复力气。

胖子他爹转过头来,问胖子,“之前让你们俩回去上课,怎么还是跟了过来?”

我跟胖子?#34892;?#24515;虚的低着头,也不敢说话,胖子他爹又说道,“休息一会儿就回去吧,这件事你们不要再跟着瞎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那边何老头却睁开了眼,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俩小子有点胆子,让他们回去干啥,今天要不是这俩娃子,指不定咱俩就得交代到这里,你俩别走了,休息一下,一会儿跟着我,一起再去会会那食肉婴。”

我跟胖子顿时大喜,虽然之前的经历惊心动魄,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,自然还是想跟去再看看。

不一会儿,何老头从地上站了起来,朝着郭明明的魂魄走了过去。

血婴逃走了之后,郭明明的魂魄就停在了原地,一动不动的,只是身形比之前愈发暗淡了,似乎随时就可能消散。

走到郭明明魂魄跟前,何老头从身上取出来一个发黄的小纸人,然后又拿出来刚才用过的毛笔,以及一盒鲜红色的类似于墨水的东西。

以前听胖子跟我讲过,那应该是朱砂。

准备妥当之后,何老头询问郭明明的生辰八字。

昨天我们来的时候,胖子他爹就问过郭明明的生辰八字,此时自然还记得,就开口告诉了何老头。

何老头把郭明明的生辰八字在那个小纸人上写了下来之后,左手食指和拇指并着,点了一下那小纸人,小纸人便粘在他手指上了。然后他把黄纸往郭明明身?#24358;?#28857;,嘴里嘀?#27490;?#21653;念了两句,就看见郭明明的魂魄一瞬间消失了,而那个原本发黄的小纸人,变得?#34892;?#28784;蒙蒙的,就像之前的郭明明魂魄一样。

做完这一?#26657;?#20309;老头招呼上我们,一起走了出去。

宿舍外面,校长哭丧着脸,看到我们跟见到亲人了一样,“?#20301;?#38271;,林老哥,你们可算是出来了……刚才那东西是啥?血疵疤瘌的,看着吓死人。”

何老头摆了摆手,显然不愿跟他多说,只是指着还在地上坐着的教导主任,?#35797;?#20040;回事。

校长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,何老头闭上眼,掐了指诀,嘴里神神叨叨的念着,手在空中胡?#19968;?#20102;几下,然后在教导主任的头顶、眼窝和人中三个部位?#30452;?#28857;了一下,然后低喝一声,“回魂!”

原本一脸呆滞的教导主任全身忽然一颤,两只眼睛逐渐有了神彩。

这一手让我觉得这何老头确实有本事,之前胖子他爹中了?#26657;?#24471;在他家祖宅了呆一晚上才能恢复过来,现在教导主任这里,何老头随随便便就给救醒了,显然比胖子他爹厉害的多。

接下来,何老头又?#24895;?#37266;过来的教导主任,让他这两天不要睡太多,不要去树木多的地方。

说完这件事之后,我们正要往校长办公室去,之前被何老头安排在老师宿舍照顾郭明明的中年男子,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,一脸歉意的跟何老头说,“会长,我没锁住那个小孩的魂,你们这边……没出事吧?”

我这才想起来,怪不得之前何老头要派人去看着郭明明,原来是早就算到了这些,只不过这个人也是的,自己的活没办好,害得我们这边差点出事。

何老头摆着一张臭脸,显得很是生气,问这人说,“你怎么锁的魂?”

“用的锁魂结,头顶和脚底也用墨线封了。”看到何老头生气,这人低着头,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何老头?#25104;?#36825;才好看?#35828;悖?#28857;?#35828;?#22836;说,“这血婴的道行出乎我的预料,你那里没守住也是正常。你拿着这个纸人,去贴在那个小孩头顶,用引魂结把这魂魄给送回去。”

说着,何老头把先前那小纸人递给了他。

交代完之后,何老头带着我们去了校长办公室,又交代校长,让他去调查学校?#35828;?#26723;案,今年之前,每个三年出现的学生死亡事件都归?#28903;?#29702;出来。

校长那里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,很快调查出来了之前学校里的死亡事件,经过整理,的确跟昨天胖子说的那样,从今天开始算,之前每隔三年,必然发生有学生死亡的事件,只不过死亡的方式各不相同,有的是生病死亡,有的是意外死亡,所?#30776;裁?#20154;去**调查。

查完这些资料,在校长的带领下,我们在学校食堂里面吃了饭,下午的时候,何老头叫上我们,一起往学校外面去了。

一?#39134;?#20309;老头在前面带路,三拐四绕的,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找的路。最后,我们顺利来到了学校后边,大约五公里之外的一个山脚下。

靠近山根的乱石滩上,有一个鼓起的小土包,土包前竖着一块石碑。

何老头点点头说,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我们走过去,扒开石碑前的荒草一看,上面写着一排字。

“李安邦、李英父女之墓。”

看到这几个字,何老头眉头皱住了,我和胖子?#35009;?#38754;?#22163;鎩?/p>

见过夫妻合葬的,见过家族墓群合葬的,可这父女合葬,是怎么回事?

猜你?#19981;?/h3>
  1. 灵异恐怖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2019最新蝌蚪网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安徽快3在线投注 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赚钱的软件 我在ag赢了80万 押龙虎破解公式打法 天津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贯通乐翻二人麻将 小丑怎么玩 时时彩平台 腾讯游戏捕鱼来了用什么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