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最新蝌蚪网
您的位置 : 流年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穿越 > 暴君独宠:凤后狠绝色

更新时间:2019-07-18 09:11:40

暴君独宠:凤后狠绝色

暴君独宠:凤后狠绝色 凄凄 著

已完结 渭澜,白未晞 宠文小说穿越小说女强小说古代言情

暴君独宠:凤后狠绝色主角渭澜,白未晞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,是作者凄凄所创作的一本佳作,红盖头下,白未晞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,绝色的脸蛋染着绯色红晕。她费力地睁开双眼,眼中却露出一抹淫光。“是媚药!我怎么会......”白未晞还未过多思考,来自身体深处的渴望,以及眼前的一片殷红?#21019;?#26029;了她的思路。“这是哪里?怎么不是在医学院?我怎么会喝下媚药?唔......”白未晞闭上眼睛紧咬双唇,又一阵灼热感从深处袭来,她只好艰难地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脊柱。片刻后,灼热感逐渐消散,白未晞用娴熟的摸骨手法暂时控制住了身体的欲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好了,我已经决定了,实在不放心,再安排一些暗卫在暗中盯着我就是。”说完,白未晞便起身离开,朝白露殿走去。

“王爷......这......”待门“嘎吱”一声彻底关上后,一竹走到渭澜身边,轻声?#23454;饋?/p>

“让她去吧,多派一些人手在暗中保护就?#23567;!?#28205;澜正想趁机观察一下这个奇怪又大胆的女人,想看看她究竟在玩什么把戏。

白未晞离开没多久,一个黑?#21543;?#20837;?#32771;洌?/p>

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令皎得到一竹的通知,便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澜王府。

渭澜在暗中特别培养了一批暗卫,都是通过魔鬼式的训练锻造出来的,个个身手?#35828;茫?#26469;无影去无踪,行如风坐如钟,令皎就是其中一个。

“事情调查得如何了?”渭澜的声音依旧?#33080;?#30340;。

“回王爷,已经调查清楚,属下本打算待王爷康复后再汇报。”令皎拱?#21482;?#31104;。

“现在就汇报。本王的身体没那么虚弱。”渭澜皱了皱眉,命令道。

“是。王妃生母就是当年名噪一时的经脉大师姚绰,不知为何在十年前突?#24187;?#20102;消息。传闻白太医为了?#26263;?#23002;家的医术故意接近姚绰,生下王妃后,白太医却?#38405;?#22899;俩极其冷落,母女俩倍受欺凌,致使姚大师在心灰意冷之下轻生。王妃在白府时,性格软弱,经常被欺负,白太医为了在朝堂上赢得一席之地,将王妃嫁入澜王府。”

令皎微微俯身立于chuang边,将调查得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知给渭澜。

“继续查。退下吧!”

白未晞的身世让渭澜心中产生了一?#21046;?#24618;的感觉,她的?#30422;?#20063;在十年前离开了她,这看似无意的巧合,却像重锤一般深深?#27809;?#22312;渭澜的心上。

但事情远没有如?#24605;?#21333;,白未晞并不是调查中那么软弱无能,还需继续调查。

夜更深了,一个黑影从落川殿中?#33080;觶?#30636;间越过高墙,消失在了夜色当?#23567;?/p>

澜王府静得出奇,就像什么事?#35009;?#26377;发生过一般。

次日,白未晞早早地就起chuang梳妆打扮好,吃了最爱的绿豆糕后,便带着一?#39029;?#22478;外一个木匠铺走去。

让一弦感到奇怪的是,王妃的手中还拿着一张画着奇怪?#21450;?#30340;纸。

白未晞所到之处,是渭国有名的木匠池简的制造坊。

此时,池简正在坊内用尖?#26029;?#30528;一块圆木,他认真地盯着手中的物什,屏气凝神,目光如炬。

他身着一身米白色的简单粗?#23478;?#34923;,外围着一圈深蓝色围腰,一头乌发凌乱地挽在头顶,两腮周围密布着?#22478;?#30340;胡渣,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出头。

白未晞轻轻靠近,背着手好奇地研究着池简手中的作品。

“?#23194;?#21069;来有何贵干?”池简继续着手里的活计,淡淡地?#23454;饋?/p>

“请池?#20064;?#24110;我打造一个大物件。”白未晞将手中卷成圆筒的?#35282;?#36731;展开,欲?#25925;?#32473;池简看。

“池某做生意向来讲究先来后到,且正在制作时不喜被打断,还请?#23194;?#31245;后。”池简头?#35009;?#26377;抬一下,但一字一句,郑重其事。

“行!我等着。”白未晞抿嘴笑了笑,又小心翼翼地将纸卷了起来,?#35828;?#19968;侧,找了张?#39318;?#22352;下。

一弦见状,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,要制作什么东西,直接吩咐下人去办不就好了,王妃为何会如如此大费周章地在这儿等一个木匠呢?

虽然满心疑惑,但王妃这样做自有王妃的道理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,便也安安静静地等在一旁。

无数的木屑从池简的手中滑落,风轻轻一吹,便散落得满屋都是。

白未晞不适地?#20154;?#20102;两声后,又恢复镇定继续?#21364;?/p>

此时的澜王府却是一派吵吵嚷嚷,不用?#38706;?#30693;道是勿忧阁的阁主聿垣又大驾光临了。

“你瞧瞧,你瞧瞧,你的王妃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呢?#21683;?#22825;两头往外跑,说不是去会情郎,鬼才信呢。”

聿垣坐在渭澜的?#32771;?#37324;,自顾自地端起酒杯喝起了酒。

“王爷,依我看这白未晞不简单。经过我的观察,她性格?#28212;疲?#21307;术也...还行,这一天天地还总往外跑,你可一定要多留一点心眼啊!”

聿垣摇着头叹着气,总觉得全天下的人都有可能对渭澜不利。

“而且,全都城都没有海草卖,就连我的勿忧阁都没有,那她准备给你治病的海草从何而来呢?”聿垣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继续念念有?#23454;潰?#25105;听说全都城只有皇后才有一盒海草,是去年临海国进贡的贡品,白未晞会不会?#31361;?#21518;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而这个秘密会不会对王爷不利?”

聿垣起身背手,在房中来回踱步,神色凝重。

猜你?#19981;?/h3>
  1. 宠文小说
  2. 穿越小说
  3. 女强小说
  4. 古代言情

网友评论